色姐姐,野猫影院,母子淫荡网,午夜呻吟,性生活,伦理电影,快播电影



孟青龙

.
(一)青龙出海。


东海,孟章岛。一个年轻人站在海边,看着东升的太阳,海面上蓝蓝的水映着红红的火,海风中夹带着丝丝柔
柔的海味,让人甚是陶醉。


就在他陶醉于海风中时,身后传来一个女人温柔的声音:「龙儿,龙儿。」年轻人回过头就看到了一个美艳动
人的中年妇人,他面带笑容的叫道:「娘,你来了。」中年美妇来到年轻人身边,温柔的说道:「龙儿,你又想出
岛了?」年轻人带着一丝激动的神情说:「娘,为什么爹不让孩儿出岛呢?」中年美妇叹了一声道:「你的武功还
没有大成,你爹是怕你出岛后会吃亏,而你又没有什么江湖经验,所以你爹才不让你出岛的。」「可是,男儿志在
四方,如果不让孩儿出去闯荡一番,又如何能够长大呢?」「你有这个雄心,娘很是高兴,所以你才要把你爹的武
功全部学会,而且要学熟学精才行呀,你今年才十九岁,等再过两年吧。」年轻人不再说话了,他又转身看着海,
而他的心却飞到了海的另一边,心中彷佛在说:「两年,两年,还要过两年。」中年美妇似乎看出了他的心声,说
:「等过两年后,你爹一定会让你出岛的,现在跟娘回去吧,该吃饭了。」年轻人又看了一会儿蓝蓝的大海后,转
身跟着中年美妇走了。


两人走入岛的中央,一座宏伟的庄园呈现在面前,门前四个劲装大汉垂手而立,他们一见两人便稍微弯腰说道
:「夫人、少爷」。两人嗯了一声,径直进入了庄园,而庄园的顶头才显示着四个字「东海孟章」。东海孟章岛岛
主叫孟车河,与西京白虎营统领燕监兵、云南陵光阁阁主柳陵光、北漠执明门门主玄执明并称为江湖四大顶尖高手。


孟车河,江湖人称「血影屠魔」,他为人正直,是非分明,只是长年在东海孟章岛上不在江湖行走,所以很少
人见过他。


燕监兵,江湖人称「杀伐战神」,因为他武功高强,而且每战必胜,所以称他为「战神」。


柳陵光,江湖人称「天外飞仙」,因为他的轻功天下第一,常常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玄执明,江湖人称「大漠疯侠」,因为他练武练得有些疯疯颠颠的,与孟车河交情颇深,因而两人的性格也很
想象。


要说这四人还是亲戚,因为孟车河年轻时英俊潇洒,在闯荡江湖时遇到陵光阁老阁主柳南云的女儿柳慧芸,两
人由误会到共患难,再共同坠入爱河,孟车河娶了柳慧芸后便在东海孟章岛上没有出来,这一下就过了十九年,他
们的儿子孟青龙也长成了一个英俊的年轻小伙子了。而孟车河的妹妹孟菁儿却嫁给了燕监兵,而玄执明其实就是孟
车河的亲弟弟,江湖中人也知道只要得罪了这四人中随便哪一人,便等于同时得罪了这四人,所以就连武林第一大
教「一神教」、「四大家族」的人都不敢得罪这四人,因为有前车之鉴,十年前「一神教」座下的「四魔」因为看
中了陵光阁的镇阁之宝「乾坤伏魔剑」而欲强抢,并打伤了老阁主柳南云,这下可不得了,哪一次,孟车河四人追
杀这「四魔」直至「一神教」总坛,当着教主「九现神龙」肖九林的面杀了这「四魔」,肖九林也身受重伤。从此
之后,武林中人就没人再敢去惹这四人或他们的家人了。还有就是五年前,武林「四大家族」的人在西京与燕监兵
发生了纠纷,起因就是因为这四大家族的男人看上了孟车河的妹妹孟菁儿美艳不可方物,又被孟车河四人打到四大
家族里面将哪个调戏他妹妹的人当场砍下双手,四大家族也有十多人被打成重伤。至此以后,武林中就没人再敢动
他们了。


这些年来,孟车河一直在研究他从武林隐人「东海老人」哪里得来的武功秘芨「四兽天地书」。经过十多年的
浸淫,慢慢将书里记载的四种绝世武功练成。这四种绝世武功是:逍遥降魔刀法,因为孟车河年轻时用的就是一把
「回风迅雷刀」,所以他学了这个。太乙破玉剑,因为柳陵光用的是剑,所以就让他学了;百变穿云功,因为燕监
兵是不用兵器的,所以他学了;回风无形掌,因为这种武功使用时没有声音,很适合在大漠里练,所以玄执明学了。
这四人本身的武功就很高,再学了这四种绝世武功,哪就更不得了啦,所以这十九年来更没人敢动他们了。


而孟青龙学了父亲这么多武功,当然很想出岛去闯荡一番,可孟车河不让,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可他就是想出
岛,因为他很久没有看到他的姐姐了。孟车河和柳慧芸共生了三个孩子,色姐姐成人电影-快播电影-伦理电影天堂网是男孩叫孟青刀,今年二十四岁,
现在西京白虎营他姑父帐下做事。色姐姐,野猫影院,母子淫荡网,午夜呻吟,性生活,伦理电影,快播电影是女孩叫孟青丝,今年二十二岁,现在陵光阁她外婆家。色姐姐为你提供成人片,成人电影,伦理电影,日本女优快播电影在线点播;最新成人电影简介,成人色图片,成人激情小说在线浏览.就是十九
岁的孟青龙。自从哥哥和姐姐都出岛后,孟青龙就想出岛,因为他和姐姐最要好,平时缠姐姐都比缠母亲要多一些,
可姐姐走后,孟青龙想出岛的念头就越来越重,因为他太久没见到姐姐了。后来母亲柳慧芸告诉孟青龙说,等你
过了二十岁以后才可以出岛,于是孟青龙就很期待自己二十岁的生日快点到来。终于这一天快来到了。


这天,孟青龙练完武功后,坐在大厅里喝茶,这时就听外面走进来一人,他抬头一看正是父亲手下七宿中的三
宿,于是他叫了一声「三师兄」。孟车河一生收了七个手下,名为角木蛟、亢金龙、氐土貉、房日兔、心月狐、尾
火虎、箕水豹,这七人当中除心月狐是女子外,其它六人均为男子。这七人武功可不得了,曾经一夜之间灭了土岗
褰三十六名头目,在江湖中属一流高手。连孟车河的弟子都这么厉害,谁还敢动他们呢。其实燕监兵也有七大手下,
叫井木犴、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马、张月鹿、翼火蛇、轸水蚓,而这七人当中除张月鹿是女子外,其他六人也均
为男子。这七人武功也属江湖一流高手,曾经一夜间杀了「一神教」江南分舵五十名高手。而柳陵光手下也有七大
高手:奎木狼、娄金狗、胃土雉、昴日鸡、毕月乌、觜火猴、参水猿,这七人当中除毕月乌是女子外,其它六人均
为男子。玄执明手下也有七大高手:斗木獬、牛金牛、女土蝠、虚日鼠、危月燕、室火猪、壁水猱,其中除危月燕
是女子外,其他六人均为男子。他们四人的手下在江湖中被称为「二十八杀宿」,也是江湖上让人头痛的一流高手。


氐土貉进入大厅后对孟青龙说:「三少爷,老爷请你到海边去。」孟青龙「哦」了一声后就跟着他来到了海边,
他远远的就看到父亲和一身材苗条的女人站在海边,他还以为是娘,可等他走近后才发现哪个女人不是母亲,而是
父亲的手下心月狐,这心月狐也是一个美人,她的美虽然比不上母亲也比不上姐姐,但她的确有一种特殊的气质让
人觉得她就是一个美人。孟青龙叫了一声「爹,月姐」孟车河看着大海说:「你是不是很想出岛呀?」孟青龙一听
兴奋的说:「爹,你是不是让孩儿出岛了。」「你也长大了,该出去闯闯了,今天我让月狐带你出岛,你先到陵光
阁去见见你外婆吧,随便叫你姐姐回岛一趟,你娘很想她。」「知道了爹,」「你出岛以后要多听月狐的话,她的
江湖经验比你多,听到没有。」「知道了爹,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听月姐姐的话的,」心月狐其实年龄约有三十五
岁了,只比孟青龙的母亲柳慧芸年轻十岁而已,孟青龙理应叫她做姨妈的,可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年轻呀,所以孟
青龙一直叫她做「姐姐」,这也很让心月狐高兴。


「老爷,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三少爷的,你放心吧。」孟车河转过身看了看心月狐,其实在他心里,他也很喜欢
这个美艳的女弟子,曾经和她单独出过岛,也知道她会照顾人,所以他很放心自己的儿子跟着她,于是说:「辛苦
你了,你们收拾一下就走吧。」心月狐向孟车河妩媚的一笑后说:「知道了,」孟青龙一听可以出岛后,兴奋的立
即跑到母亲的房中,一推门就见到母亲正在做女工,便高兴的说:「娘,爹让孩儿出岛了。」柳慧芸看着儿子笑了
笑,「都这么大了,还不稳重,」孟青龙撒娇似的从后面抱着母亲的头,将自己的头放在她的香肩上说:「娘,我
终于可以去找姐姐了,」柳慧芸粉脸一红用玉手轻轻打了一下孟青龙的头说:「还这么调皮,见到你姐姐,叫她回
家一趟,娘可也有些日子没见她了,」「知道了,爹刚才跟我说过了,我去收拾一下东西就走啊,」说完又往自己
的房间跑去了。柳慧芸看着儿子跑去的背影笑呵呵的摇了摇头,又低下头去做自己的女工活了。


很快的孟青龙辞别父母亲后来到出岛的码头上,就见到了背着一个小包的心月狐,他笑呵呵的来到她身边,就
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味,是刚才在海边所没有的,不禁好奇问道:「月姐姐,你身上怎么这么香呀?」心月狐笑了
笑说:「这是我们东海孟章岛特有的奇异果造的香料,可以作为我们的标志,江湖中人都知道,一闻这香味就不敢
乱打我们的主意了,因为你是男孩子,不便打香所以只有我们女人才用的。」「哦,原来如此。」两人说着话,就
见一条大船开来,这船是东海孟章岛专门出岛购物所用的船,共有八艘,其中两艘来返,六艘停靠。


孟青龙和心月狐上了船后,船上的水手都认识两人,孟青龙第一次出海显得特别兴奋,这里看看哪里看看的,
心月狐把东西放到自己的房间后,见孟青龙站在船头,便笑着走到他身边说:「第一次出海兴奋吧,」「嗯」孟青
龙点点头,感受着海风拂面的哪种舒服是在海边所没有的。心月狐笑了笑说:「我们要做一天一夜的船才能到海的
哪一边,你可以先休息一下了。」「我们要做这么久吗?」「当然,你不知道大海有多大吗?呵呵」孟青龙回头看
着美艳的心月狐笑起来时哪种特殊的气质更加迷人,不由的一呆。心月狐见孟青龙看着自己发呆,不由的脸上也是
一红,嗔道:「你干嘛!」说完红着脸侧过身去,这一侧身让孟青龙更是呆了,原来海风吹得心月狐身上的衣服往
后飘着,不仅把她那乌黑亮丽的如瀑布长的秀发吹得扰人心扉,而且将她那玲珑凹凸的身材衬托得更加明显,孟青
龙呆呆的看着心月狐胸前那高耸挺立的双峰,真是迷死人了。心月狐用手将脸上的秀发拂到耳边,一看孟青龙还呆
着,再一看自己,脸上更红了,她已经是三十五岁的人了,自从被孟车河收为门下后,自己一颗心都牵在孟车河身
上,孟车河当然也知道心月狐对自己的情意,就在心月狐三十岁哪年孟车河与心月狐走到了一起,心月狐将自己的
处子之身献给了孟车河,但孟车河没有给她什么名份,心月狐也不强求,她只希望自己能够在他身边就好。由于有
了男人的爱,心月狐的熟女韵味更加的迷人,现在她爱的男人的儿子也这样看着她,这让心月狐多多少少有一丝得
意,这就证明自己还是很有魅力的。


心月狐想到这不由得将自己的胸膛挺得更高了,她继续用手轻轻抚顺着被海风吹得有些乱的秀发,这种诱人的
姿势的确是让孟青龙看得是呆了又呆。过了好一会儿后,心月狐红着脸轻轻一推孟青龙说:「你看够了没有,」孟
青龙回过神来之后,俊脸也是一红忙说:「月姐,你真得好美哟」心月狐不理他了,转身往船舱走去,边走边说:
「不要吹太多的海风了,进去休息一下吧。」孟青龙看着心月狐这迷人的身段,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无名欲火涌上
心头,他跟着心月狐走进船舱。心月狐走在前面,她当然知道孟青龙跟在身后,可是她没料到孟青龙开始打起了她
的主意,当她推开自己的房门正准备进去的时候,孟青龙从身后抱住了她那纤细的腰身,「月姐,」心月狐被孟青
龙这一抱,芳心大乱,「青龙,你干嘛?」说着双手抓住孟青龙的双手不放。孟青龙将心月狐推进房间后,用脚将
门关上了。


心月狐芳心跳得厉害,美艳的脸蛋上粉红一片,孟青龙闻着心月狐身上散发出来的奇异香味和哪股成熟女人特
有的体香,这让他更加欲火高涨,而此时心月狐也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臀部被一根坚硬的东西顶着,她意识到那
是孟青龙身下的阳物开始澎涨了,她不由的脸更红,心跳更加快,她以最快的速度将身体转过来,孟青龙知道心月
狐的武功,但他的武功实在比心月狐要高得太多了,所以心月狐并没有挣脱出他的搂抱。


孟青龙看着怀中的美人,一低头就要去亲吻她的红唇,心月狐拚命的用双手推着他的身体,头也使劲的往后倒,
口中娇声道:「青龙,不可以,青龙,你快放开我,」越是这样的美女越能激发男人的性欲,因为得不到的更加诱
人。孟青龙此时已经被欲火冲昏了头脑,在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哪就是占有眼前的美女,这种感觉是他从来没有
过的,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他暗运神功将心月狐的双手慢慢压向两边,自己的身体也慢慢将心月狐压倒
在床上,同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吻住了心月狐迷人的樱桃小嘴。


心月狐「嗯」的一声睁大了眼睛,看着孟青龙欲火焚身的俊脸,她知道自己是逃不出魔掌了,但同时一种别样
的感觉在她脑海里升起,因为从孟青龙亲吻的感觉来看,这个处男真的不懂男女之间的事。于是她突然将自己的香
舌伸进了孟青龙的口中,孟青龙不就不懂男女之间的事,当他感觉到心月狐的舌头伸到自己口中之后,一阵诧异,
但美女的舌头真得好香好甜,不由自主的就吸吮起来了。心月狐在孟青龙的亲吻下,身体也渐渐被欲火融化了,而
此时孟青龙的一只手已经按在了她的乳房上抚揉起来,这下就更让心月狐呻吟不止了。这不是孟青龙第一次抚摸女
人的乳房,他记得在自己十七岁哪年,自己与姐姐在房间里打闹时,他就把姐姐按在床上抚摸过她的乳房,当时他
觉得很好玩,感觉很舒服,可是被姐姐打了一巴掌,他不知道为什么姐姐会打他,但姐姐打了他之后又抱着他亲了
起来。


就像现在他在亲着心月狐一样,这让他又想起了美丽绝色的姐姐,于是他就更加疯狂的想要占有身下的美女。
他听着心月狐迷人的呻吟声,双手也急不可待的去解她的衣服,可女人的衣服他真得是第一次解,也不知道自己脱,
笨手笨脚的搞了好一会儿后还是没有解开,这时心月狐看着急得满头大汗的英俊少年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孟青龙红着脸说:「月姐,解不开呀」心月狐红着脸轻轻抓住孟青龙的双手,用无比妩媚妖娆的眼神看着他说:


「你先告诉姐姐,你是真得喜欢姐姐吗?」孟青龙点了点头,看着心月狐迷人的眼神说:「月姐,我是真得喜
欢你。」心月狐笑呵呵道:「哪你可要想清楚喽,姐姐比你大十五岁也,」孟青龙不管哪么多了,抱着心月狐说:
「我知道月姐比我大十五岁,可我喜欢你是真的呀,管哪么多干什么」。心月狐突然很正经的看着孟青龙说:「我
还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可孟青龙已经不愿听她说什么了,又吻住她那雪白的颈脖,双手不停的在她全身游走着。
心月狐呻吟着:「青龙,你也想清楚,我,我可是你爹的女人」心月狐终于把这个秘密说了出来。孟青龙一听,立
刻呆了,他吓了一跳,抬起头看着眼前迷人的女人,张大了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心月狐笑呵呵的看着面前英俊的年轻人,说:「青龙,这是我和你爹之间的秘密,其实我是你爹的女人,也就
是说,我也是你的母亲。」孟青龙此时脑海中涌现的就是母亲那美艳动人的姿色,他突然之间产生了一种对父亲无
比的忌妒感觉,为什么美女都是父亲的,母亲这么美,心月狐也这么美,为什么都是他的。突然他再次压在心月狐
身上,亲吻着她,双手用力一把将她的衣服撕开,看着她那雪白的肌肤,和迷人的乳沟,双唇也落了下去。心月狐
没想到自己把秘密说出来之后,孟青龙反而更加的欲念高涨,她不由得更加慌了,呻吟娇喘道:「青龙,不可以呀,
我真得是你爹的女人,你不可以碰我的。」孟青龙一用力又将心月狐的柳裙撕破,用手抚摸着她那雪白细嫩的大腿,
慢慢按在了她的阴户上,心月狐全身一振,两颗眼泪夺眶而出,孟青龙正欲将心月狐的上衣全部撕破时,他看到心
月狐流泪了,又是一呆。


心月狐闭着眼睛,粉红娇嫩的美脸上两颗晶莹的泪珠闪耀着,有的女人流泪时更加动人,心月狐无疑就是这类
女人。孟青龙看着心月狐的眼泪,心灵一下子被震撼了,突然他双手猛力的抽打着自己的脸颊,跪到床边说:「对
不起,对不起,月姐,我不是人,我不是人,」心月狐被孟青龙的举动吓呆了,她看着孟青龙一下比一下重的打着
自己的脸,一种天生的母爱涌上心头,她坐起身来一把将孟青龙抱在怀中哭泣着说:「青龙,姐姐不怪你,你别打
自己了,姐姐心痛。」孟青龙的头埋在心月狐的怀中,双唇正好碰触着她那迷人的乳房,不由自主的就叨住乳头吸
吮起来。心月狐也感觉到了,她彷佛幻想着自己正在哺育儿子一样,任由他吸吮着自己的双乳,渐渐的一丝无比的
情欲之火冲入大脑,她也由哭泣转为呻吟了,而且是无比诱人的呻吟声。


孟青龙搂抱心月狐的双手也越来越用力了。而此时,心月狐将孟青龙的头抬起,看着他的双眼,孟青龙也看着
她的双眼,两人对视了良久之后,心月狐红着脸说:「你还想要姐姐吗?」孟青龙使命的点点头。他知道眼前这个
美女也动心了,于是他站起身来,慢慢的解开自己的衣服,当心月狐看着面前的年轻人脱去衣服后,脸上更红了,
孟青龙身材魁梧哪身肌肉更加的诱人,心月狐也主动的将自己的衣服往下褪去,然后慢慢的倒在床上闭上了双眼。


孟青龙光着上身压倒在心月狐的身上,他的心里十分的激动,因为刚才他是故意这样做的,他想掳取美人的心,
他不仅要占有她的身子还要占有她的心,方法当然就是在床上征服她了。当孟青龙看着被自己脱得赤裸裸的心月狐
时,呼吸加重了,眼前的女人实在太美了,全身肌肤雪白细嫩,双乳高耸坚挺,纤细的腰身没有因为年龄的增长而
有一丝多余的,修长的大腿还有哪迷人的阴户上些许乌黑的阴毛稀稀松松的似隐似显的遮盖着两片粉红色鲜嫩的阴
唇,孟青龙看着赤裸裸的美女心月狐,心中大叫一声:爹,让我占有你的女人吧。心月狐虽然闭着双眼,可是她知
道自己的身子正在被一个比她小十五岁的年轻人看,最重要的是自己还是这个年轻人父亲的女人,这种伦理上禁忌
让她产生了一丝无比的快感。


孟青龙脱下自己的裤子,将自己那坚硬的阴茎彻底解放了出来。心月狐发现年轻人还没动静,不由的睁开双眼,
这一看脸上更红了,因为她抬头就看见了孟青龙身下哪根巨大无比的阴茎正怒张着盯着自己。「啊」的一声,心月
狐呆住了,没想到这年轻人的家伙竟然这么大,在无形之中她把孟青龙的阴茎与他父亲孟车河的阴茎在脑海里作了
一个比较,无论是从形状还是从大小长短,都是孟青龙的要大要粗要长,虽然孟车河的阴茎有八寸多长,可是这孟
青龙好像快有十寸长了,而且又粗又圆,这可真让心月狐心跳加快了不少。孟青龙笑呵呵的看着床上的美女盯着自
己的阴茎发呆,说:「月姐,你没吓坏吧,」心月狐一听脸上更红了,娇嗔道:「你坏死了,」说完她竟然毫不迟
疑的用手一把抓住孟青龙那粗大的阴茎,自己的小手竟然还一只没握全,不由的又伸出一只手,双手抓住它抚摸起
来。


孟青龙笑呵呵的淫声道:「月姐,让弟弟来疼疼你吧!」说完一把将心月狐推倒在床上,一手捞起心月狐的一
双玉腿,将双腿大大的分开,这样心月狐那迷人的阴户就全部打开了,孟青龙淫笑着用手轻轻一摸,直觉得哪里已
是潮水不断了,笑道:「月姐,你这里流了好多水了,」心月狐喘着粗气,娇嗔道:「你坏死了,这样羞辱姐姐,」
孟青龙知道自己的小弟弟快撑不住了,于是他将阴茎对准心月狐的阴户猛的用力一插,「啊,」心月狐一声惨叫,
她坐起身来双手紧紧抱住孟青龙强壮的身躯呻吟道:「好痛,」本来心月狐心里就在担心孟青龙的阴茎太粗大粗长
了,自己能不能承受得了,现刚被他插入身体就觉得下身疼痛不已,眼泪又禁不住的流了出来,就跟处女破身一样
的痛感让心月狐全身颤动不已。


孟青龙可爽死了,他只觉得自己的阴茎被心月狐娇嫩的阴道夹得紧紧的特别是她阴道肉壁的嫩肉夹得自己无比
的舒爽,虽然自己才刚刚插入一半,但已经感觉到好像插到底了一样。心月狐只觉得孟青龙的阴茎象根烧红了的铁
棍一样一下就插到自己的子宫里去了,怪不得会哪么疼痛,可当她偷眼看到孟青龙的阴茎还有一半留在自己身体外
面时,不由的芳心大乱,她抬起娇媚的双眼看着孟青龙说:「龙,龙儿,你的太长了,姐姐会受不了的。」孟青龙
笑呵呵的道:「好姐姐,弟弟会温柔一点的,」说完又缓慢的将自己剩下的一半插入心月狐的身体内,心月狐双手
紧紧的搂着孟青龙的颈脖子,一种难已言表的痛苦感觉在全身游走着。


孟青龙只觉得自己的阴茎越往心月狐的身体内前进,越是舒爽无比,他想不通为什么心月狐都已经三十五岁的
人了,可她的阴道却还是如此的紧窄,照说有父亲的滋润应该不会这样,可能父亲很少和她上床的缘故吧。心月狐
此时感觉到孟青龙粗大的阴茎全部进入了自己的子宫深处,这种感觉是她以前和孟车河所没有过的,她的心飘了起
来,随着孟青龙开始的挺动抽插,她的心越飞越高,很快的第一次高潮就来了,她没想到自己原来和孟车河在床上
时都要很久才会来的高潮今天一下子就来了,她的心也开始慢慢被孟青龙征服了。


孟青龙抽插着怀中的美女,那种感觉真的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舒爽的感觉一直涌遍全身,随着心月狐呻吟声
的不断增大,孟青龙的速度也跟着加快。「龙,啊,龙儿,啊,龙弟,姐,啊,姐姐,啊要,被你,死了,啊,真
的,好,啊死了,」「好姐姐,你夹得弟弟,也很舒服或,太爽了,」就在心月狐开始浪叫的同时,第二次高潮已
占据了她的大脑。孟青龙还在继续的抽插着,他只觉得心月狐的阴道内第二次喷射出大量的阴精浇灌着自己硕大的
龟头,哪感觉更加的舒服,更加的爽,不由的抽制速度越来越快。心月狐已经无力呻吟了,她只是很羞涩的轻声「
嗯,啊,」着,孟青龙一边抽插一边用手在心月狐的双乳上揉搓着抚捏着,还不时的低头吻住美女的樱桃小嘴吸吮
一番,就在他感觉到心月狐第三次高潮时,心月狐再也没有力气抱住孟青龙了,身体软软的往后倒下。


孟青龙看着已经被自己奸淫的晕过去的美女心月狐,一种无比的征服感冲入大脑,他吻着美女的樱桃小嘴,叨
着她的双乳,双手各抓一个乳房使命的捏弄起来,只觉得乳房真的是柔软细腻,在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抽插后,他将
阴茎死命的抵在心月狐的阴道深处,将自己处男的精华毫无保留的射进了美女的子宫内。心月狐被孟青龙强力的喷
射惊醒了,她只觉得自己阴道深处子宫最里面被一阵阵滚烫的精液打击着,在这不知不觉的时刻,心月狐也来了第
四次高潮,她舒服的浪叫着:「啊,好棒呀,啊,龙儿,你射死妈了,」孟青龙听着心月狐叫妈,不由的更加兴奋,
好像此时此刻他现在奸淫的美女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一样,这种感觉终于在他的大脑里扎下了根。


孟青龙亲吻着美艳的心月狐,趴在她娇柔的身体上吻着喘着。心月狐也羞红着脸将头埋进了孟青龙的怀中,因
为她知道自己已经是他的女人了,不再是他父亲的女人了,从今以后他就是唯一能够主宰自己的男人了,此时此刻
的她在心头上涌上一股无比的幸福感觉,她温柔的带着笑容的渐渐睡去了。孟青龙看着睡着了的美女,轻轻的抚揉
着她的秀发,慢慢闭上眼睛,因为从今以后,他不再是个小男孩子了,而是一个大男人了。而且,他要做的还只是
一个开始,他要完成他心中的理想,他想他会实现的,一定会实现的。轻轻摇晃的船身就像摇篮一样让孟青龙也渐
渐睡去了……!


(二)初上舅妈。


一天一夜的时间过得很快,孟青龙和心月狐没有离开房门半部,他们做了一次又一次,只到心月狐无力为止,
她不知道自己达到了多少次高潮,反正是晕过去了醒来又晕过去,而孟青龙也不记得自己在美女心月狐的身体内射
了几次了,反正他在心月狐身上尝到了男女相爱的甜果,而且也慢慢迷上了男女之间的事。


上了岸后,已是天亮时分。孟青龙和心月狐在船上水手面前没有显得是一对恋人,可等船开走后,孟青龙就和
心月狐拥抱在一起,就像一对热恋中的恋人一样。孟青龙和心月狐两人准备往陵光阁去,本来只要十天时间就可到,
可两人竟然走了一个多月。这一路上,孟青龙和心月狐都沉醉在男女性事之上,有时候在野外也能搞个一二天,而
年轻的孟青龙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一样,每次都让心月狐全身无力可行为止,就这样一个月的时间,孟青龙和心月
狐一路行那男女之事,一路游山玩水。


终于这天两人来到了陵光阁。孟青龙去拜见外公外婆和舅舅柳陵光。柳陵光一见外甥来了,很是高兴,有十多
年没见了,这一见就见到一个大小伙子,让他高兴不已。孟青龙没看见姐姐孟青丝,便问:「我姐姐呢,她到哪去
了?」柳陵光笑笑说:「她到你西京姑妈家去了。」「哦,我说呢,我娘这次让我出来是想让姐姐回去一趟,我娘
说她很久没看到她了,想她呢。」柳陵光说:「哪我飞鸽传信让你姑妈跟她说也是一样的。」「哪就谢谢舅舅了。」
这时孟青龙的外公柳南云和外婆庄秀芳也来了,这柳南云有六十岁了,一幅仙家模样,他外婆唐芳今年也应有五十
多岁了,可看上去就像个四十岁的中年妇人一样,她与孟青龙的母亲柳慧芸十分想象,所以孟青龙看到她就会想起
母亲,而他也十分缠这个外婆。唐芳今年五十五岁,是四川唐门嫡系传人,她的父亲就是唐家门主唐清。她年轻时
是武林四大美女之首,如今虽然上了年纪可依旧不改艳丽的姿色,是个绝色美妇人。唐芳张罗着要亲自下厨为外孙
多弄几个好菜,便硬拉着柳南云去帮忙了。


当年武林四大美女是唐门的唐芳、上官世家的上官婉、峨嵋派的玉清仙子、天山派的林莹。现如今的武林就不
只四大美女了而是八大美女,分别是唐芳的女儿柳慧芸、孟车河的妹妹孟菁儿、孟青龙的姐姐孟青丝、玄执明(应
该叫孟执明)的夫人东方洁、孟青龙的堂妹玄珠儿(孟珠儿)、柳陵光的夫人上官兰、女儿柳叶媚、燕监兵的女儿
燕灵姗。这八大美女全都是孟青龙的亲戚。一个是母亲、一个是姑妈、一个是姐姐、两个是堂妹、还有一个是舅妈
和一个婶娘,其实还有一个就是柳慧芸的妹妹柳慧静,也是他的姨妈。


这柳慧静今年四十岁,她的丈夫可不是一般人,乃是当今皇上眼前的第一红人,是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当朝
宰相南宫博。这南宫博其实也是武林中人,他本来就是武林四大家族中的南宫世家的大公子,因为诗书文采天下第
一,又满腹经纶所以被皇上看中,聘为当朝宰相。当年「四大家族」与燕监兵发生纠纷时,南宫博和另外三个世家
的公子进西京游玩,因为欧阳世家的二公子欧阳明看中了孟菁儿的绝色姿容,借酒调戏了她,被孟车河斩去双手,
而当时南宫博因为在里面说了很多好话,不然欧阳明的小命也可能不保。


就因为这样,他的才学被柳慧静看中,于他相恋。而南宫博也被柳慧静的绝色姿容所吸引,两个人是男才女貌,
还被当今皇上亲御赐婚,成了武林中一段美丽的神话。这柳慧静与南宫博生有一子一女,儿子是兵部尚书南宫奇,
女儿叫南宫铃,也是继承了她母亲的遗传,长得美艳不可方物,在她二十岁哪年被皇太子看中,娶进了东宫,被皇
上亲封为玉贵太子妃,甚是得皇上老人家的宠爱。这南宫博又从宰相变成了皇上的亲家,而且日后还有可能是未来
皇上的岳父大人,这怎么能不叫做是第一红人呢。


当下,孟青龙让舅舅给心月狐安排了一间上房,自己则要求住在她隔壁,柳陵光不知道孟青龙和心月狐的关系,
以为这个心月狐是妹夫孟车河派出保护孟青龙的,所以也没在意。心月狐听到孟青龙这样安排,心里当然知道他是
怎么想的,还不是晚上便于两人行事,不由得脸红红的,乘柳陵光去安排之际,她娇嗔的对孟青龙说:「你坏死了,」
孟青龙淫笑着看着美女心月狐说:「我还不能为了你嘛,呵呵」心月狐走后,孟青龙就来到内屋,这时刚好碰到舅
妈上官兰和表妹柳叶媚往外走,原来柳叶媚今年十八岁,来了初经,不懂人事的她就去找母亲,而刚才听说表哥来
了,就让母亲给自己打扮了一下。孟青龙一见这个美艳亮丽的舅妈,心跳就加快,也许是他看多了第一美女自己的
母亲柳慧芸,一下子见到跟母亲不相上下的美女就有点发呆,再加上她身边的表妹也是个美丽动人的尤物,这就更
让他发呆了。


上官兰知道自己是个美人,当年行走江湖时她也看惯了哪些男人看她的眼神,今天一看这个外甥见了自己也这
样发呆,不由的粉脸一红说:「龙儿,你看什么呢?」柳叶媚这时看见表哥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还以为母亲脸
上有什么东西呢,一听母亲说话,就笑道:「龙哥哥,你发什么呆呀,是不是我娘长得太好看了。」孟青龙这下可
就更不好意思了,他俊脸一红说:「没有,没有,」他还没说完,柳叶媚秀目一瞪,说:「你说什么,我娘不好看
吗?」孟青龙脸更红了,忙说:「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舅妈长得太好看了,外甥都看呆了,」柳
叶媚这时又嗔怪道:「我娘长得好看,我就长得不好看了吗?」孟青龙俊脸更红了说:「不是,不是,我是说舅妈
和表妹都长得好看,」上官兰一听外甥说自己好看,脸上也红了,笑着轻轻打了一下身旁的女儿说:「媚儿,不可
以对哥哥这样无礼,他可是咱们家的客人呀。」柳叶媚笑道:「娘,我知道,我是故意逗他呢,呵呵」母女两个笑
着抱成一团。孟青龙傻呼呼的站在一旁也傻笑起来。


这时柳陵光回来了,他见三人都在笑,便问道:「什么事这么好笑?」上官兰怕女儿乱说话,就先说了:「没
什么,媚儿再逗龙儿呢,呵呵」柳陵光也笑了笑说:「青龙,你别看你这妹妹年纪轻,可是很调皮,经常连我都要
作弄一番,你别在意啊,」孟青龙忙说:「舅舅不用客气,我知道表妹不是认真的。」柳叶媚这时用葱葱玉指在自
己的娇嫩的粉脸上轻轻的刮了几下,吐着舌头对孟青龙说:「不害羞,刚才怎么结结巴巴的,羞羞羞,」孟青龙一
见这个美丽的表妹果然很会作弄人,不好说什么,只好傻傻的笑着。柳陵光和上官兰也笑了。


到吃晚饭的时候,孟青龙和心月狐与外公外婆舅舅舅妈还有表妹坐在一起,因为高兴,柳南云还特意拿出了存
了很多年的好酒「女儿红」出来,大家很开心,本来柳南云和柳陵光都不喜喝酒,而女人更不会喝酒,只有这孟青
龙和心月狐能喝,因为在东海,孟车河喜欢喝酒,而且还会自己酿酒,所以孟青龙能喝个二三斤,心月狐也能喝个
一斤半左右。因为高兴,柳南云和柳陵光都喝了一斤酒,从来没喝过这么多酒的人,一旦喝过了量就很容易醉,所
以两人很快就醉了。而唐芳和上官兰、柳叶媚三人也喝了小半斤,也都有些醉意了。只有孟青龙和心月狐还清醒,
但两人脸上也泛起了醉意。柳南云和柳陵光喝醉后都被下人抬去睡觉了,柳叶媚与心月狐喝了最后一口酒后也趴在
桌上睡着了,唐芳和上官兰看着她笑了笑,便也吩咐下人把她送回房去睡觉了。


桌上就剩下四人,孟青龙又敬了外婆和舅妈一杯后,唐芳感觉醉意更浓了,便对他们说:「我先回房去了,你
们慢慢喝」孟青龙见外婆走后,刚想起杯敬舅妈,心月狐却醉了,她趴在桌上睡着了。孟青龙一见便对上官兰说:
「舅妈,龙儿再敬你一杯。」上官兰已有八分醉意了,她端起杯子后说:「龙儿,舅妈不能再喝了,喝完这杯就回
房了。」孟青龙看着美艳动人的上官兰喝了酒后,脸上泛起的春潮更是迷死人,于是他借着酒意来到她身边坐下说
:「龙儿还想与舅妈共饮一杯。」本来在大厅里服侍他们吃饭的有五六人,可大部分都扶主人回房去了,就剩下一
个小婢女了,孟青龙叫她送心月狐回房,看着她们走后,孟青龙回头看着上官兰端着杯子还没喝,便大胆的一把将
她搂进怀中,一手抱着她,一手扶着她喝酒的杯子说:「让龙儿来喂你喝吧。」上官兰红着脸,此时她还没有注意
到自己正躺在外甥的怀中,娇嗔道:「龙儿,你笑话舅妈不能喝吗?」说完一口将酒倒入口中,然后双手一垂,便
欲睡去。


孟青龙也是色胆包天,此时他竟然已对这个美丽的舅妈产生了非份之想,于是他看看左右无人,便将舅妈抱起
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刚把舅妈放平在自己的床上,就听外面有婢女问话:「公子,少奶奶回房去了是吗?」孟青龙
嗯了一声后,把房间门栓上,然后来到床边,看着床上酒醉的美女上官兰,欲火高涨不已,经过与心月狐一个多月
的性爱生活,孟青龙此时对女人的身体构造非常清楚,他已最快的速度脱光了上官兰的衣服,然后又将自己的衣服
脱光,看着床上赤裸裸的美女,那迷人的双乳还很坚挺,平滑的小腹,修长的大腿,迷人的阴户,这是孟青龙除了
心月狐之外看到的色姐姐,野猫影院,母子淫荡网,午夜呻吟,性生活,伦理电影,快播电影女人的裸体,他亲亲的吻着上官兰那红润的双唇,双手揉搓着她胸前的玉乳,再往下摸来
到她的阴户,只觉得哪里湿湿的,两片鲜红的阴唇很是诱人。


孟青龙知道自己不能在等待了,他轻轻将上官兰的双腿分开,将自己那粗大的阴茎对准那迷人的小洞,腰身一
用力,只听「啊」的一声,上官兰被痛醒了,她睁着醉眼看到孟青龙赤裸的上身,而下身传来的疼痛让她的酒顿时
醒了一半,她羞红着脸柔声娇呤道:「龙儿,你在干嘛?」可下身的疼痛感越来越深,孟青龙只觉得舅妈上官兰的
阴道十分的紧窄,没想到生过小孩的女人的阴道会有这么紧,如果说心月狐没有生过小孩可以理解,可是舅妈她是
生过小孩子的人了,为什么阴道还会这样紧了。上官兰的痛感越来越深,她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阴道里插进了一
根如火烫一样的铁棍,她呻吟着:「啊,痛,龙儿,不可以,龙儿,」上官兰痛的连眼泪都流出来了,酒意又醒了
三分。


孟青龙此时正感觉着被舅妈那迷人的阴道肉壁包裹着自己的阴茎很舒爽,哪注意到上官兰已经泪流满面了。他
睁开眼看着自己的阴茎在舅妈那迷人的阴道里进进出出的样子,很是舒心,再一看舅妈的脸,他俯下身子温柔的亲
吻着舅妈脸上的泪珠,双手轻轻的揉搓着她胸前的玉乳,双手不停的把玩着,在他心里觉得女人流泪的样子真迷人,
自己奸淫起来也更爽。上官兰由起初的痛感,渐渐被孟青龙插在自己阴道里的阴茎所融化消磨了,随之而来的是哪
前所未有的快感,这种感觉是丈夫不能给她的,也是她从未有过的,她只觉得压在自己身子上的男人很强壮,很有
力,每一下抽插都能让自己舒服得飞上天,渐渐的她那本来去推的手改成了抱,紧紧的抱住男人的腰身。


孟青龙知道舅妈被自己奸淫的上了天,要征服女人,特别是要征服象舅妈这样的美丽女人只有让她臣服在自己
的胯下,哪才可以得到她的身体同时民可以占有她的心。上官兰想到自己背叛了丈夫,跟一个比她年轻二十岁的男
人在床上尽情的性交,想到这她的脸更红了,而且这个男人还是亲外甥,她在一种伦理禁忌的快感下达到了第一次
高潮。孟青龙享受着舅妈阴道内第一次高潮的喷射,哪种舒服的感觉真是太棒了,这让他不由加快了速度。


上官兰感觉到自己的阴道渐渐适应了外甥哪根粗大的阴茎,她想不通为什么他的阴茎会这么粗这么长,每一下
都插到自己子宫最深处,而这种感觉每一下都会让自己舒服得飞上天,渐渐的她控制不住自己的精神,开始呻吟浪
叫起来「啊,龙儿,你太棒了,舅,妈,快被你干死了,啊,好粗,啊又顶,啊又插,到,了,啊,」孟青龙看着
浪叫的舅妈,知道自己已经完全占有的她的身心,他很得意,一种征服感涌上心头,不由的吻住舅妈那迷人的红唇,
中吮着她口中的香舌,与此同时他强烈的感受着舅妈阴道里喷射出的第二次高潮。


上官兰想不到自己又到了一次高潮,这更让她对外甥增加了爱意。因为与柳陵光结婚这么多年来,除了在新婚
之夜享受到一次高潮外,这种灵与肉的高潮她从来就没有享受过,而且今晚还连续两次了,看着年轻人还在继续的
抽插,她知道自己哪久未享受的高潮还会有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自从孟青龙和心月狐在一起后,孟青龙的
床上功夫也越来越厉害,而且持久的时间越来越长,曾经有一次孟青龙在客栈奸淫心月狐整整三天三夜,他没让心
月狐下过床,只是疯狂的抽插,哪一次让心月狐事后整整躺了一个星期才能下床行走。孟青龙也从此之后不敢这样
对心月狐,他真怕自己会把心月狐奸死来。


今晚,他对着美丽的舅妈也产生了完全征服她的念头,可是想想这不同于在外面,他要把握时机。于是就在上
官兰第五次高潮晕过去之后,他停止了抽插,只是将自己的阴茎插在舅妈的阴道里不动,然后吻着她的唇,双手玩
弄着她那双玉乳。过了好久,上官兰幽幽的醒过来,感觉到外甥那粗大的阴茎依旧插在自己的阴道中,那种骚痒的
感觉是让她醒来的动力,她清醒的感觉到外甥还没有射精,「天呀,怎么这么持久,」在上官兰的心中不禁大叫一
句。


孟青龙看着美艳的舅妈醒来了,便吻着她的耳垂,柔声说:「舅妈,你真美,龙儿爱死你了。」上官兰羞红了
脸呻吟道:「你真的是色胆包天,连舅妈也敢碰,」想到这,上官兰突然感到一种害怕,因为她发现自己竟然是心
甘情愿的与样外甥相奸,而且这种意愿很强烈。孟青龙又开始抽插起来,一边抽插一边玩弄着她的玉乳,一边说:
「舅妈,龙儿太爱你了,」上官兰看着强壮的外甥哪身肌肉很是诱有,她用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胸肌说:「你不怕
你舅舅杀了你吗?」「能够与舅妈销魂一个晚上,就算被舅舅杀了也值得。」上官兰听着这句话,心底无比的甜蜜。
她知道她也相信自己的容貌,所以她搂着孟青龙的脖子说:「哪你要答应舅妈,以后都要对舅妈好。」孟青龙淫笑
着亲了一下上官兰说:「舅妈你放心,龙儿这一辈子都会好好的爱你、疼你的。」。


很快的上官兰在孟青龙强有力的抽插和甜言蜜语下,第六次高潮降临了,而此时已过了三更天了,孟青龙就在
上官兰高潮喷射过后将自己哪滚烫的精液射进舅妈那迷人的阴道深处子宫最里面了。


上官兰感受着亲外甥在自己子宫里射精时给自己带来的快感,突然她猛的推着孟青龙,娇声道:「龙儿,不可
以射进去,」原来这几天正好是上官兰的危险日,可是一切都晚了。孟青龙可不管这么多,他突然产生了一种强烈
的感觉,一定要让这个美艳的舅妈为自己生儿育女,不由得又将刚射精完的阴茎再次插进她的子宫里,并在她耳边
说:「好舅妈,给我生个儿子吧!」。这句话让上官兰的脸更红了,而她的心也更甜了,一旦男人对女人说要她给
他生孩子,哪就表示这个男人非常爱哪个女人。上官兰知道这是孟青龙对自己爱的表白,而且是最甜蜜的,她不由
自主的紧紧抱住孟青龙的脖子娇声道:「我愿意……」


(三)淫门秘芨。


孟青龙和心月狐在陵光阁住了有一个月左右,便往西京出发,由于柳叶媚吵着要跟去玩,柳陵光不放心就对妻
子说:「小兰,你陪他们一起去吧。」通过这一个月来,孟青龙和上官兰的感情飞速发展,两人偷情的次数也越来
越多,起初头三天上官兰还不敢,直到第二次被孟青龙堵在客房里奸淫后,上官兰发觉自己越来越离不开孟青龙了。
一个月下来,孟青龙上半夜到心月狐房间里睡,下半夜回到自己房间里等着美艳的舅妈来。徘徊在两个美女之间,
他竟然没有一丝的累意,这倒让他莫名齐妙起来了。今天辞别了舅舅和外公外婆,带着三个美女上路,他心里别提
有多开心了。


其实最开心的要数上官兰,当她听说孟青龙要走后,心里很不是味道,于是她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让女儿去
缠她父亲,这个办法果然有用。上官兰走之前还假装对丈夫不舍,孟青龙也知道这个舅妈在演戏。果然一上路,就
露出了无比欢心的笑容。因为到西京路途较远,孟青龙便在一小镇上买了两辆马车,孟青龙就让心月狐跟柳叶媚坐
一辆,自己同舅妈坐一辆,明的说是为了可以互相保护,其实上官兰一听就知道他打什么主意。虽然柳叶媚和心月
狐心里都不乐意,但还是没有办法,而此时的心月狐已经开始怀疑孟青龙和上官兰了。


等看着柳叶媚和心月狐同坐的马车先行后,孟青龙便搂着上官兰上了第二辆马上,一上车就吻住她的红唇,双
手在她胸前高耸的玉乳上抚摸着。上官兰娇红的脸上泛起了春潮,她知道眼前的年轻人正沉迷于自己的身子当中,
心中的欲火也迅速燃遍全身。孟青龙就在马车上奸淫着自己的亲舅妈,这种滋味真的很爽,而上官兰也姿意承受着
亲外甥对自己的奸淫。为了避人耳目,两人都没有将衣服脱去,孟青龙只是将自己的阴茎从方便处掏出,而上官兰
也特意换上裙装将自己的内裤退去不穿,这样方便两人随时性交。


一路上两人玩得疯狂,竟然连赶车人都不用,任由马车自己行走。本来与柳叶媚她们相距不远,可是在无赶车
人的情况下,马车就开始乱行了。终于在一个分路口,孟青龙所坐的马车与柳叶媚所坐的马车分手了。因为两人一
直在忘我的性交,上官兰沉浸在孟青龙带给自己的无数次高潮当中,孟青龙则沉迷于美艳舅妈迷人的身体当中,两
人都不注意到这一点,终于发生意外了。


马车开始发生剧烈的摇晃,孟青龙知道不对劲,连忙将阴茎从舅妈的阴道内退出,上官兰为此还发出一声娇嗔,
「啊,干什么?」孟青龙打开车帘一看,发现马车在往一个山坡下走,因为有许多碰头,所以导致马车摇晃不已,
他连忙使出家传轻功跃出马车,以飞一样的速度跃上马座,可是为时一晚,这时他听到了在坡上柳叶媚和心月狐的
惊喊声。由于这坡下是一道断壁,马车轮子已经陷下,孟青龙便侧身用内功拉住堕马,上官兰此时也出来了,而且
柳叶媚和心月狐也赶到了,四人正欲将马上拉回坡上,突然一股强大的吸力涌来,四人没有防范,就这样四人一起
连着马车往下堕落……过了良久,孟青龙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山洞里,再看其它三女还在昏迷当中,这是因
为孟青龙的内功比她们都要深厚,所以醒得也较早。


他连忙起身来到舅妈面前,搂抱着她的纤腰,轻轻摇醒她。上官兰迷迷忽忽睁开眼看到孟青龙,柔声道:「我
们在哪里?」孟青龙摇摇头说:「不知道。」然后就来到心月狐身边,刚一把她抱起,她就醒了,「我们在哪里?」
孟青龙摇摇头说:「不知道」。等到孟青龙来到柳叶媚身边,抱起她来时,上官兰也来到身边,轻轻摇着女儿的身
体说:「叶儿,叶儿,醒醒,」柳叶媚幽幽醒过神来,柔声问:「娘,娘,」上官兰也非常紧张问道:「叶儿,没
摔伤吧?」柳叶媚柔声说道:「没有,就是被那股力度弄晕过去了。」孟青龙见三女都没事,才算放下了心,他看
着这个山洞,好奇怪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而这时心月狐也来到他身边悄声问他:「你们怎么会把马车架到山坡上去的?」孟青龙一听俊脸一红可他又不
敢说自己刚才正和舅妈上官兰在车里胡搞,所以他吱唔了半声,说道:「我昨晚没睡好,赶着马车睡着了。」心月
狐看着他,笑了笑说:「你不会是和她……」孟青龙看着心月狐,笑道:「没有,月姐,你别瞎想了,我,我没有,」
心月狐心里明白也不再追问了。而哪一边柳叶媚也悄声问上官兰,「娘,你们怎么驾的马车?」上官兰红着脸也不
好意思说,也吱吱唔唔的说:「当时娘在马车里也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说完就转过脸去,她不敢让女儿看见她
撒谎的表情。


孟青龙仔细观察了这个山洞,离上面足有五六十丈,自己四人摔下来时,地上是一些软软的草垫,因为冲击力
太大还是晕了过去。而那匹马和马车却没那么幸运,马死了马车也散成一圈。


孟青龙不知该怎么办,于是他就问心月狐,「月姐,你说现在该怎么办?」心月狐必竟是老江湖,她看了看山
洞,好像里面还有路一样就说,「我们先进去看看山洞里有没有出路。」于是四人就开始往山洞里走,越往里走越
黑,等到快看不清路的时候,柳叶媚必竟是女儿身有些害怕,说:「娘,我怕。」孟青龙走在最前面,因为他武功
高,有什么都可以先挡住,当他听到柳叶媚说害怕的时候,他已经沉入了黑色当中,心月狐紧跟他的身后,这时一
阵阴风吹过,四人都很自然的闭上了眼睛,而也就在此时孟青龙的手碰以了一个木把柄,他一运内力,顿时就感觉
到他所站的地面开始往下沉,出自于练武人的本能反应,他刚想跃起身子时,耳边就传来上官兰母女的惊呼声,他
知道她们也开始往下沉了,于是他也只好随着她们一起往下沉。


当过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后,地不在下沉了,反而有一线光传了进来,孟青龙随着光线看去,叫道:「有出路
了。」说完就顺着光线跃去,上官兰母女和心月狐也紧跟着他,终于看到了阳光,此时已是下午时分,四人从山洞
里出来一看,发现这是一个很大的凹洞,就好像在山的肚子里一样,四周都是百丈高的悬崖,刚刚的兴奋一下子让
四人又冷静了下来,他们只是从一个山洞里再到了一个更大的空洞里而已。


心月狐这时对孟青龙说道:「你看,哪边有间房。」孟青龙一看果然在二十丈远的地方有一座小平房,是用石
头砌成的。于是他对上官兰说:「舅妈,你和表妹先在这里休息一下,等我和月姐过去看看。」上官兰点点头,扶
着女儿坐了下去。


孟青龙和心月狐来到小房前,一看好像没人住过一样,到处都是结的蜘蛛网,孟青龙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只
见这是一套两室居的普通平房,中间是一个客厅,两边是内房,厅中间摆着一张八仙桌,可能年代很久远了,上面
盖了一层厚厚的灰尘,还有两张椅子也是一样。他又往内房走去,只见左边的内房是一间好似厨房的房间,一些烧
饶用的东西,一个土灶上面一个铁锅。他又来到右边内房,一看呆住了,只见房内只有一张床,床上有两具白骨,
在白骨的旁边放着一个黑色的盒子。


这时在房外的心月狐怕孟青龙出事,也跟着进来了,当她一看那两具白骨也吓了一跳。孟青龙搂着她的腰身说
:「别怕,」心月狐点点头,转过脸去不敢看。孟青龙来到床边,看着哪两具白骨,为什么他们死的时候没有穿衣
服呢,因为有两套衣服整整齐齐的摆在床里面,看样子是一男一女。他自言自语道:「不知是何方高人,竟死在这
个地方。」他又看到那个黑色盒子,拿起来觉得很轻,打开一看里面放着一本书和一封信。孟青龙想这肯定是武林
秘芨,于是他打开信封读了起来。


尊夫:


自从我与志儿来此之后,每日都很恩爱,但也觉得十分对不起你,虽然我曾经爱过你,但我现在爱的是志儿,
志儿也很爱我,我们是真心相爱的,虽然不知道你还恨不恨我,但马上我们就要一起死了,在临死之前,希望有缘
人能够把这封信带给你,请你不要再恨我们了。


有缘人,当你看到这封信时,那就真的要祝贺你了,因为你会作为我们精神的传人,盒中有一套天外奇书,男
女可共练,只要你吃了盒子中蓝色的药丸就可以成为天下第一男人,而红色的药丸则可以使女人也成为男人,切记
不可过量,一颗红色可以分成二十份,一人吃下会立刻死去。


请不要介意,这不是恐吓你,只有绿色的药丸可以让变成男人的女人恢复为女儿身,如果你愿意拜在我的门下,
你就是第三十六代合欢门掌门。


另外请你出谷后把秘芨里信带给江南东方世家的东方宋。


风、志绝笔。


当孟青龙看完这封信后,立刻觉得自己的心跳加快了好多,他又拿起哪个秘芨,果然下面放着三颗药丸,一颗
蓝、一颗红、一颗绿。秘菜里果然还夹着一封信,当然孟青龙见信封是封死的,也没去看。如果他去看的话,那他
就会死的很快了。因为哪个封死的信封时面装着的是一种可以立刻杀死人的毒气。


孟青龙将密信放在白骨身边,然后拿起秘芨一翻开一看上面写着:男用合欢功,只见里面全是一些教人如何在
床上去征服女人的内容和图画,这下可看得孟青龙血脉彭涨,等看到后面写的是:女用合欢功,里面画的却是两个
女人互相奸淫的图画,这下可让孟青龙大开眼界了,没想到女人也可以和女人玩呀,特别是看到一个女人挺着粗大
阴茎插着另一个女人的图画,这更加让孟青龙呼吸加速,最后是一页写的是一排小字,孟青龙仔细一看,大吃一惊,
原来上面写着两个人的名字,东方风和东方志,她们不是一对恋人而是一对亲生母子。这下让孟青龙不能呼吸了,
原来这母子两人通奸之后发展到相爱,再用这书中的内容疯狂的玩了三年,一直到最后相拥而死。而秘芨里的图像
竟然就是她们母子两人的化身。


孟青龙将秘芨放入怀中,这可不能让心月狐和上官兰母女看见。可是书中的图画却不断的在他脑海里飘过。他
颤抖的将蓝色药丸拿起,心月狐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就进入房内问:「你在干嘛?」孟青龙迅速吃下蓝色药丸,只
觉一股无名欲火涌上心头,而且一股无穷的力量在体内飞速,他觉得自己的内力在迅速提高。他不知道吃下蓝色药
丸之后就会成为合欢门的掌门,并且会使心性大变,变得十分的好色。虽然会变心性,但也能迅速提高二百年的内
力,这一下孟青龙可称得上海内第一高手了。他闭上眼睛,秘芨里的内容迅速在他脑海里转化,他过目不忘的本领
更强了,哪些画面终于全部刻入他的心灵深处,而他也彻底的变成了另一个孟青龙,一个崭新的孟青龙。


心月狐看着孟青龙闭目不动的样子,以为她中毒了,连忙走到他身边娇喊道:「青龙,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孟青龙突然睁开眼,一下将心月狐搂进怀中吻住她的双唇吸吮着,双手更是在她高耸的双乳上揉搓着,心月狐不知
道已经变了心性的孟青龙,她娇羞的推着他,「嗯,不要了,青龙,不要这样,」孟青龙不知道只要被他奸淫过一
次的女人就会成为他的胯下奴隶,不管什么样的女人都会,孟青龙将自己粗大的阴茎掏出来,心月狐一看又吓了一
跳,发现他的阴茎又变粗变长了,由原来的十寸变成现在的至少有十五寸长,「这,这,」心月狐吓呆了。孟青龙
乘着发呆的心月狐,一把将的裙子褪去,然后将自己的阴茎对准她的阴道用力插了进去。「啊,」只听心月狐一声
惨叫,「痛死我了,」虽然和他有过二个多月的性交,本来还没适应他原来的阴茎,现在一下变成了超级大阴茎,
就更不能适应了,心月狐只觉得自己的阴道好像被一根无比粗大的铁棍揉碎了插烂了,但是她很快就被一种前所未
有的快感所代替,她的心终于被孟青龙完完全全的占据了。她成为了孟青龙的色姐姐成人电影-快播电影-伦理电影天堂网女性奴。


孟青龙彷佛知道该怎么做一样,他将心月狐死命的顶在墙壁上,快速的抽插着她娇嫩的阴道,奸淫着她娇嫩的
子宫,一阵阵前所未有的快感高潮将她完全淹没了。由于受到了淫术的控制,孟青龙很快就将心月狐奸淫到全身脱
力了,这比他以前非得用个二三天才能做到的事,不成一刻钟就做到了。虽然孟青龙在奸淫着心月狐,可他心里却
想着外面还有两个美女在等着他,其中一个还是处女,于是他把心月狐放平在地上,大踏步的走出门去。


其实上官兰在听到心月狐发出的一声惨叫后,就觉得不对劲,于是她对女儿说,「叶儿,你在这儿呆着别动,
娘去看看怎么回事。」当她来到小房门前时,听到里面传来心月狐迷人的呻吟声,这下可让她羞涩难当,粉脸一阵
通红,渐渐被心月狐的浪叫声使得腿都发软了。


而就在她欲念难当之时,孟青龙赤裸着身体出来了,他一把搂住上官兰,吻着她的红唇,将她按倒在地上,抬
起她的腿就将阴茎插进她的阴道里去了,「啊,」上官兰也不知道这个亲外甥的阴茎一时之间怎么会变得又粗又长
了,原本就已经让她心荡不已,此时更是让她销魂不已了,她的疼痛也是一瞬间,很快就被快感占据了,而且也很
快就达到了高潮,同时她也发出了如心月狐一般的淫浪呻吟声,「啊,龙儿,你,好强,好粗,好大,插得兰,兰
儿都快碎了,啊,」孟青龙一边奸淫着舅妈,一边用手揉搓着她胸前的玉乳,真是爱不释手的玩弄起来,同时他抬
起头,看着远处正在张望的美丽表妹,想到她还是处女,但马上就要成为他胯下呻吟不止的小娘子时,他就很兴奋。
而上官兰也在孟青龙的摧残下变成了他的色姐姐,野猫影院,母子淫荡网,午夜呻吟,性生活,伦理电影,快播电影女性奴。很快的在上官兰被连续的高潮弄晕过去后,孟青龙从美艳
舅妈的身上站起来开始向表妹走去。


柳叶媚正在原地张望着母亲的方向,突然她「啊」的一声尖叫,因为她没看到母亲,却看到赤裸裸的表哥挺着
一根粗长无比的阴茎向她走来,她羞红了脸,忙转过身去,叫道:「龙哥,你干什么?」孟青龙来到她身后一把搂
住她的腰身,轻声说道:「好妹妹,哥想死你了,」说着他运起淫门神功,一双手在柳叶媚的双乳上揉搓起来,柳
叶媚本想抗拒的,可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占据了她的大脑,本来柳叶媚就很喜欢这个英俊潇洒的表哥,此时被他
这么一玩弄,身子骨也酥弱了,口中发出迷人的呻吟声:


「龙哥,哥,不要,啊,」孟青龙用了最快的速度将柳叶媚的衣服脱光,然后将她压倒在地上,将自己粗长无
比的阴茎顶在她的阴道口,柔声道:「好妹妹,让哥哥疼疼你,」然后就将阴茎插入她的阴道里,「啊,痛死我了,」
柳叶媚一个处女之身她那未经人事的阴道如何承受得了如此巨大的阴茎插入,这个痛真的让她泪水不断的涌出,双
手也使命的推着孟青龙的身体,「不要呀,哥,痛死妹妹了,不要,」孟青龙就觉得自己的阴茎插进表妹的阴道后
被一层东西挡住了,他知道这是表妹的处女膜,于是也顾不了怜香昔玉了,一狠劲,将阴茎全部插入表妹的阴道里,
这下又让柳叶媚痛得眼泪直流,她哭泣的哀求道:「哥,不要了,妹妹痛死了,」这下她终于明白青龙为什么会说
好好疼疼自己了,果真是很痛。


孟青龙低头看着自己的阴茎在青妹的阴道里抽插着,一丝丝处女的鲜血在他的阴茎上包裹着,真的很刺激,然
后他吻住表妹的双唇,抚揉着她的双乳,在一阵疼爱之后,柳叶媚也没有了起初哪般要死的痛感,反而是一种无比
的快感涌上心头,她紧紧的抱紧孟青龙宽大的身体,淫声道:「哥,亲一点,啊,啊,好舒服的感觉呀,」孟青龙
知道这个美丽的表妹也被自己完全占有了,一种男人本能的征服感充斥全身,他加快了奸淫的速度,最终将忍了好
久的精液全部射进表妹的阴道深处,这一下让刚经人事的柳叶媚再一次的被高潮淹没,她只觉得自己的阴道里面子
宫最深处被男人滚烫的精液射得自己身体一颤一颤的,她紧紧抱住孟青龙不放手。


孟青龙在表妹体内射完精后,站起身来看着这个刚被自己开苞的处女表妹,正闭着陶醉在高潮的余味当中,心
里很舒畅,而经过发泄后的他也感觉到全身无比的舒畅。然后转身回到小房前,此时的上官兰也已清醒了,她妩媚
的看着孟青龙,知道他刚刚占有了自己的女儿,可是她心里一点也没有怒意,反而无比的高兴和兴奋。孟青龙抱起
她走进小房内,而此时的心月狐也清醒了,她知道这个男人是自己的主人,是自己一生的主人,此时他抱着的女人
正是自己的姐妹,所以她没有醋意,反而更加淫媚的笑了。孟青龙将怀中的秘芨递给舅妈上官兰说:「你们两人也
看看吧,以后你们就是我的人了。」两女看着孟青龙递过来的书,粉脸通红,特别是当看到书的后半部分时,两女
都明白了孟青龙的意思。


孟青龙淫笑着对上官兰说,「你们先准备一下吧,我去把的宝贝妹妹抱来。」上官兰和心月狐都羞红了脸,不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免责声明:本网站将逐步删除和规避程序自动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权影视。本站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请大家支持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