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姐姐,野猫影院,母子淫荡网,午夜呻吟,性生活,伦理电影,快播电影


网站首页 > 淫妻小说 > 妈妈被同事非礼

妈妈被同事非礼

上一篇:商界秘艳 下一篇:孟青龙
.
「我」叫小洁,8岁,上三年纪,妈妈是某公司女主管的文秘,爸爸是某IT行业的新贵。典型的三口之家。


这次末期考试我只考了全班第7,我一直担心被爸妈知道。但今天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老师让通知家长周
末去参加家长会。不过唯一庆幸的是爸爸最近出差,要半个多月才回来,妈妈可以去参加家长会,起码我不会挨打
了。


回家后,妈妈正在她卧室打电话,等妈妈打完了电话,我才进去把邀请信给了妈妈,并告诉妈妈周末要开家长
会。妈妈表情很奇怪,以前她也参加过我的家长会,一听开家长会都是很高兴的,因为我学习都会很好,会受到表
扬,难道妈妈这次知道我没考好?


我心紧张得乱跳,准备接受妈妈的批评。可妈妈并没骂我,只是摸了摸我脸蛋,说她知道了。看来妈妈并不知
道我的成绩,那她为什么这次有点奇怪呢?我也没想太多,起码能安全的过一天。


************今天就是周末,妈妈9点多已经去学校开家长会了,我紧张的在家等着,连看动画
片的心情都没有,不知道一会妈妈会怎么样骂我呢,我很害怕。


中午差不多12点,妈妈回来了,还有一个叔叔。或许是因为有客人吧,妈妈并没有我想象的一回来就骂我。
我紧张的心情有点放松,这才注意到妈妈嘴上涂的唇膏和口红已经没有了。


那唇膏和口红是早上我看着妈妈仔细涂上去的,因为我没考好,所以早上妈妈打扮时我很讨好巴结的为妈妈接
她需要的化妆品,并不停夸奖妈妈,所以很清楚的记得妈妈很仔细的涂了口红和唇膏,可现在一点都没了,嘴唇还
有一点点红肿。但是我并没想太多,也没问,呵呵,哪还有心思问,庆幸都来不及呢。


妈妈让我称客人张叔叔。张叔叔变戏法似的从背后拿出了好几样玩具送给了我,里面还有一只E-angle
s系列的电动机器人,刚好和我有的另一只机器人组成一支E-angles小组。我非常高兴,没想到没有被骂,
反而还能得到自己喜欢的玩具。


我对张叔叔一下子有了好感。


张叔叔问我饿不饿,我说有点饿。他就说做几样我喜欢的菜给我和妈妈吃,我看了妈妈一眼,妈妈看起来表情
很奇怪,但是说不出哪里奇怪,不过并没有阻止我的眼神,于是我很高兴的说了声谢谢。


张叔叔就问妈妈洗手间在哪,他洗过手后就做饭。妈妈给他指了指,但张叔叔却又问了次,还让妈妈带他去。
妈妈一笑,脸有点红,我也自然式的笑了笑,张叔叔很童稚的说他是个小路盲,不明白东南西北,我被张叔叔可爱
的表情惹得咯咯笑。


于是妈妈就带张叔叔去洗手间,我在客厅组装着机器人,可我听见洗手间门关掉的声音,接着又传出毛巾还是
什么被撕烂和妈妈十分奇怪的叫声,我很奇怪洗个手为什么还要关门?但随即就传来啪的一声,接着就传来洗手的
声音,过了一会张叔叔和妈妈就出来了。


张叔叔揉着自己的肩膀进去了厨房开始做饭,妈妈进去卧室换衣服,说做饭会弄脏衣服,妈妈背对着我开她卧
室要进去的时候我清楚的看见妈妈裙摆下露出的腿上的丝袜有一个好大的洞。估计是什么给刮了一下吧。


妈妈很快就换好了衣服,可还是一件套装,还穿着丝袜和高跟鞋,那和没换有什么区别?或许这套衣服妈妈不
太喜欢,脏了也没关系吧?我也没多想,继续组装着机器人。


E-angles电动机器人可不是那么好组装的,它有好多形态呢,我一定要组装成最强的形态,和我原来
的机器人组成一支强大的E-angles小组。就这样,张叔叔和妈妈在厨房做着饭,我在客厅组装着机器人。


当完成机器人武器图案后,我有点口渴,就去厨房冰箱拿冰冻果汁,妈妈老爱把果汁放在厨房的冰箱。到了厨
房我看见张叔叔背对着我蹲着,抱着妈妈的小腿,好象大口大口的闻舔着妈妈的脚,空气中传递着妈妈用刀切菜的
声音和张叔叔喘息的声音。


几乎是同时妈妈也看见了我,她急忙抽出腿,张叔叔明显被拉了一下,他转过头也看了看我,可并没有起来,
只是用可爱的声音说他好笨,把东西掉在了地上。妈妈也赶紧附和着,只是妈妈有点发烫的脸蛋和颤抖的声音在辩
解着什么。


拿着果汁坐在沙发上,刚才的一幕一直抹不掉,刚才张叔叔在干什么呢?脑子里一个大大的问号!!妈妈也没
再在厨房帮张叔叔做饭,她抹着桌子,打扫着卫生。说很快就开饭了。


的确,很快就开饭了!!


在妈妈在补了点妆后,午饭就做好了。


很平常的几道饭菜,却看起来十分可口,很佩服张叔叔的厨艺。于是像往常一样,三个人分坐在长方形的饭桌
两边,吃着午餐。


我和妈妈坐一侧,张叔叔就坐对面,他不停地给我夹菜。很快,我的碗里就高高一碗了。我虽然不停地谢着张
叔叔,但却不是太感激,因为我饭量小,每次只吃一点点,现在手里这碗够我吃两顿的了。还是妈妈了解我,她从
我碗里夹走几筷子,并解释给张叔叔。


张叔叔听了一笑,说不给我夹了,接着又夹起一筷子,幸好是朝妈妈的碗去的。就要到妈妈碗里的时候,叔叔
突然很奇怪的打了个喷嚏,感觉很不自然,像是故意「制造」的一个喷嚏。


菜洒落在妈妈的上衣,妈妈惊的叫了一声,张叔叔连忙起身帮妈妈抛掉衣服上的菜,可是却很慢,一点一点地
除去,而且每一下,好象都很用力的抓着妈妈的胸部。妈妈很快也意识到什么了,脸顿时通红,并自己很快起身跑
进洗手间,叔叔笑着对我说,真是不好意思,我去帮帮你妈妈。说着拿了餐桌上的卫生纸也进了洗手间,并顺手关
起了卫生间的门。


为什么每次都要关门呢?我正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洗手间传来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并伴随着两人杂乱的脚步
声,好象在打架。我顿时莫明的心情紧张,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于是轻手轻脚走到洗手间门前,于是更清晰
的听见里面的响动。


妈妈明显地粗着大气,在反抗着什么,并不停地说着现在不要之类的话。而张叔叔却很固执地在哼叫着,两人
仿佛你推我让的在争执着什么。


伴随着妈妈屈服性地「啊」了一声,整个卫生间短暂的沉默了几秒钟,我以为没什么了,但张叔叔却大声的说
这个污点怎么去不掉啊,声音很大,但依然掩盖不了伴随着的好象是衣服被撕破的「哗」一声,顿时整个卫生间里
又好象打起了架,缸子也掉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妈妈似乎更用力的在挣扎着什么,只不过不再说话。张叔叔不停的说着污点去不掉和衣服哪太脏之类的话,好
象在描述正在帮妈妈去衣服上污点的经过,可里面的声音却一点都不像。妈妈挣扎的声音让我莫名的紧张,或者说
是兴奋。


里面妈妈挣扎的声音已经很小了,转而替之的,是妈妈和张叔叔粗杂的喘息声,和时不时妈妈的闷叫以及好象
在咀嚼什么流出唾液来的声音。我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只能呆呆地站着,倾听着里面传出的一切。


妈妈现在很享受似的,张叔叔时而大声的继续叙述着去污点的经过,时而小声的在说着什么,我听不清。但是
不管大声还是小声,声音里都带着很压抑很奇怪不同与正常说话的语调。


里面的情况好象维持着这种状态,突然张叔叔又大声说了一句的同时,又传来似乎是衣服被撕破的声音,随着
妈妈又挣扎起来,而且还传来「啪,啪」仿佛是用力打人的声音,里面你推我让的声音和复杂的脚步声又响了起来,
我以为又要摔东西了,可就在同时,电话声响了起来。


我家电话是子母机,一个母机,两个子机,大卧室和洗手间都有,一下子,电话铃同时响起,我赶紧跑回餐桌
旁坐下,洗手间里面也顿时安静了。


在响了几声后妈妈把电话接了起来,于是很大声的和对方交谈着,对话中听出好象是公司有什么急事,需要妈
妈赶紧回去。这时张叔叔也走了出来,我看见张叔叔嘴上好象有淡淡的唇膏和口红印,但是很不均匀,嘴唇好象有
点肿。


张叔叔径直走进妈妈的卧室,拿出了一套衣服又走进洗手间并给我说妈妈那套衣服脏东西去不掉了,只有换新
的。而且这次又关上了门,在这点我感觉有点气愤,莫明的气愤,为什么每次都要关洗手间门呢?其实连我自己都
不明白自己气愤的到底是这样很怪癖习惯呢,还是想看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


不一会张叔叔就出来了,他告诉我妈妈要准备回公司,正在里面化妆呢。而且还拿起了E-angels的那
个机器人,帮我组装着。


过了会妈妈就换好衣服化好妆出来了,两个脸蛋红红的很可爱,妈妈好象做错事的很害羞的样子,只是随便嘱
咐了我几句,就和张叔叔出去了。


张叔叔走的时候摸着我头问我,中午做的饭好吃吗,我回答好吃。他接着又问那晚饭要不要他给我做,顺便再
给我E-Angels的机器人,我当然回答好,刚才的一切在那一瞬间早已抛之脑后。毕竟我只有8岁。


妈妈和张叔叔回来已经很晚了。估计下午妈妈忙坏了,到现在晚饭都没吃。


叫了外卖后,妈妈就关上门收拾东西,张叔叔陪我组装机器人。


不知怎么的,这次外卖来的很快。刚打完电话不一会,外卖就到了。于是我们就坐在餐桌旁边吃起晚餐。这次
外卖也很特别,好象和中午的饭菜一模一样,反正看起来都很不错。


张叔叔还是不停的给我夹菜,他不是已经知道我饭量小,每次都吃的少吗?


突然,一股莫明奇妙的冲动,我飞快的起身对妈妈说我有事,要出去一下,然后就跑出厨房,随手把门关起来,
假装出了门,其实躲进了洗手间。这样妈妈和张叔叔就看不到我,以为我真的出去了。躲在洗手间的浴缸角边,用
帘子努力的掩盖着我的身体,心跳的很快,期待着什么。


过了不一会,果然传出妈妈的惊叫声和张叔叔道歉的声音,妈妈边抱怨边走进洗手间,我看见妈妈秘书装的上
衣上有好些菜,看来张叔叔又不小心把菜洒到妈妈身上。妈妈对着梳妆镜擦着衣服上的污点,张叔叔果然随后紧跟
着就到了,进来后顺手把门又关住了,而且锁了起来。


妈妈抱怨的瞪了张叔叔一眼:「你干吗?小洁在旁边呢,别乱来。」张叔叔没回答,只是突然蹲下用脸摩擦妈
妈穿着丝袜的腿。两只手紧紧的怀抱住妈妈两条腿。


「干嘛呢,讨厌,松手!」妈妈娇嘀的反抗着,两条腿挣扎着想脱离张叔叔的怀抱。


张叔叔的身体被妈妈带动着来回扭动,依然一言不发的张叔叔用舌头胡乱舔着妈妈穿着丝袜的修长的腿,时而
用牙齿在咬。


「别乱来,现在不行,不要啊!」妈妈声音明显的紧张又娇啼,两只手推让着张叔叔的头。


张叔叔并没理会,在继续了几秒后突然一下子起身单手抱住妈妈的腰,用嘴发疯的找寻妈妈的嘴唇,另一只手
伸进妈妈的裙子摩擦着。妈妈被惊的啊了声,两只手用力想推开张叔叔。两人你推我让的,我的心已经到嗓子眼了,
很奇怪的激动,激动中带着难以言语的感觉。


「放……手。疯子。现在不可以啊!」妈妈性感的嘴唇躲避张叔叔的舌头,在空隙中还不停的拒绝着。


张叔叔见妈妈反抗有点剧烈,就停止了疯狂的行为,只是单手用力的环抱着妈妈的腰,另一只手继续在妈妈的
裙子里摩擦着。妈妈本来就不错的身材现在被张叔叔怀抱成标准的「S」形!


妈妈也停止了反抗,两人就保持着这个动作,洗手间一下安静好多,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已经粗的不行,心
脏也早已跳的疯狂。在短暂的持续几秒后,张叔叔突然大声的说衣服上这个污点怎么去不掉啊。


伴随着这句话同时的行为,我看到的是伸进妈妈裙子里摩擦着的张叔叔的手用力的撕破了妈妈的丝袜,妈妈显
然没预料到,呆了一下子后推了张叔叔一把,想要逃脱,可张叔叔将妈妈旋转了一下,变成妈妈在前被张叔叔用力
搂在怀里的姿势,同时,张叔叔那只撕破妈妈丝袜的手又伸到妈妈前面,胡乱粗暴的摸着妈妈的身体。妈妈拼命的
扭动着,想逃离张叔叔。


两人就用力的你推我让,好象一场打斗,只是明显张叔叔的力量方面占有优势,虽然妈妈努力反抗着,可是身
体却还是牢牢掌握在张叔叔手里,被肆意的玩弄着。


张叔叔在不停的制服反抗着的妈妈的身体的时候,不小心打翻了我的缸子。


「是不是要小洁听到?!」妈妈好象被这句话吓到了,停止了反抗。


「你知道吗,在你小孩旁边玩弄你让我特别爽,快感增加了不知道多少倍,你也很舒服吧。」张叔叔虽然恶狠
狠的说着这话,可明显对妈妈有更多的疼爱。


「你个变态,以后不带你来我家了。」妈妈喘着大气,胸脯上下浮动着,可明显不是太恨张叔叔。


「好啊,以后我自己来,不要说话了,」张叔叔用舌头舔了舔妈妈的脸蛋,「好好享受吧!」妈妈转脸过来用
口接受了张叔叔的舌头,俩人热烈的舌吻着。张叔叔一只手仍在用力的搂着妈妈的腰,将妈妈的身体弄「S」形,
另一只手撕扯着妈妈另一条腿的丝袜。妈妈两条光滑美丽的白腿的局部已经暴露了出来。


张叔叔灵巧的用舌头「担」出了妈妈红润的香舌,妈妈的口水顺着嘴角缓慢的流淌,张叔叔又用嘴将那些口水
吸了回去,俩人热烈的舌吻发出声响。


妈妈喘气的声音已经更不均匀,还时不时的发出闷响。张叔叔边大声的描述着清洗脏物的经过,边大口舔着妈
妈的脸,妈妈美丽的脸蛋上已经布满了张叔叔舌头经过的口水印。


张叔叔又大声了说了一句,同时用手伸进妈妈上衣的纽扣,大力的撕破了了妈妈的上衣。妈妈显然很不满,用
巴掌大力的打了张叔叔几下,发出「啪啪」的声音,张叔叔鬼笑着,两只手交叉着伸进妈妈破开的上衣里面,捏动
着妈妈的胸部,并用下部顶着妈妈带着妈妈的身体一起旋转。


我已经血液沸腾了,就在这时,电话铃响了。我突然被惊醒了。原来做了个梦!我睁开眼睛,身边放着从洗手
间一袋子里找出的破烂了的丝袜,丝袜散发出淡淡的香味,那应该是妈妈的。


为了不被发现,我又将一切放好。然后等了会给妈妈打了个电话,问妈妈在干吗,什么时候回来。妈妈说等会
就回来,我要饿了就自己去冰箱找点吃的。我突然不知道为什么问了一句张叔叔会来吗。妈妈停顿了几秒问我你希
望他做晚饭给你吗,我回答当然希望,而且张叔叔还答应给我新的E-angels的机器人呢。妈妈笑了笑并没
回答我的问题,并说等回就回来了。


我坐在沙发上,继续组装着中午没组装好的张叔叔送给我的E-Angels的机器人。


妈妈是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家的,后面跟着张叔叔,手里也提着好多袋子。


俩人好象是疯狂购物了一番。


我问妈妈怎么买这么多东西,妈妈很开心的说她的公司上半年做的业绩非常的棒,公司奖励了好多钱,所以为
了庆祝,下午去买的。说着打开了她提回来的所有袋子,里面是一些好吃的和给我买的漂亮衣服。我当然很高兴,
今天不但没被骂,反而又是喜爱的机器人又是新衣服又是好吃的,不高兴才怪呢。


「今天下午我去看,那种机器人店里已经没有了,明天我再去别的地方看看。」张叔叔有点歉意的说,不过又
奇怪的语调一转「这些都是给你妈妈买的衣服!」边说还边对坐在我旁边的妈妈奇怪一笑,妈妈回以礼貌性的笑容,
可是明显带着一丝尴尬和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我当然说没关系咯,虽然心里有一点点的失落。妈妈取出几袋零食让我先吃,说一会再做饭给我,她先收拾一
下买来的衣服。我知道妈妈很高兴,因为每次买回新衣服妈妈都会很高兴,穿在身上不停地问我和爸爸她穿上怎么
样。这次一下买了那么多件,不高兴才怪呢。不过我也挺高兴的,因为我的也不少。于是妈妈就起身拿过张叔叔手
里提的袋子进她的卧室收拾,我就吃着零食和张叔叔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张叔叔只陪我坐了一会,然后就说他去帮妈妈忙。我突然心一下莫名其妙的说不出的紧张,下自然的把电视音
量调小了一点:会不会张叔叔一进去就又把门关上呢。但我担心的并没发生,张叔叔这回进去卧室并没关上门。


「这些衣服是上班出门的时候穿的,这些衣服才漂亮呢。」里面传出张叔叔满意的声音,好象在帮妈妈验收今
天买的衣服。妈妈在小声地悄悄说着什么,我并没听清楚。


「你就把这件或者这件现在穿上,这么漂亮的!你瞧,刚合适!」张叔叔好象在帮妈妈推荐某件衣服!


「别动,神经病啊你,别闹!」妈妈虽然这次声音还是不大,可我清楚的听见了她紧张的语气发出的声音。


接着里面传出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和你推我让的声音,然后卧室的门就被关住了!随之而来的是更强烈的反抗声
和「放手,别动你!」的妈妈的声音。


我忍不住又偷偷的将耳朵贴在了卧室的门上,想要更仔细的听着里面的声音。


现在里面比较平静,只有粗壮的俩人喘气的声音,尤其是妈妈的喘气声,我听的非常清楚。


「你放手,放开我!」妈妈喘着大气小声严厉的拒绝着什么,明显的身上好象压着东西让她很紧张很压抑。


「不,我就要你穿,想要小洁听见是吧。」张叔叔也喘着大气,好象在努力的制服某样东西,由于十分用劲使
得他说话也不是很稳。


「你放开。」妈妈依然很严厉「我死都不会穿的!」然后里面短暂的沉默了几秒,接着就听见妈妈「嗯。嗯」
反抗似的发出了几声后随即传出咀嚼东西的唾液的声音和床被大力不停揉压的声音。里面好象还在小声说着什么,
只是太小我根本听不见。就这样过了几分钟,我听见张叔叔好象起身跺了跺脚:「那我先出去了!」我吓的赶紧坐
回沙发,又把电视音量调大了,装做在看电视的样子。


可张叔叔并没马上出来,我正奇怪呢,里面突然传出「啪」的一声,明显是谁屁股还是身体上肉多的地方被打
了一下,传出肉波发出的声,伴随而之的是张叔叔的大笑和开门的声音。


「你妈,买衣服呢没注意看,里面钻了一只小虫,看把你妈吓的!哈哈」张叔叔想对我掩盖里面曾经发生过的
事情,但是明显说谎技巧不行。可我又除了对张叔叔傻笑两声外还能怎么样呢?


张叔叔让我拿出没组装完的机器人,和我一起在沙发上组装着,我这才发现张叔叔特厉害,不到5分钟就给我
规划出3。4种E- angles机器人的组装形态,我对张叔叔利马刮目相看。「你快点,好了没!」张叔叔边
帮我组装着边催着还在卧室里的妈妈「小洁都饿了!」妈妈终于走出了卧室,穿着一套类似给我打过针的护士穿的
衣服,只是裙子下摆只套膝盖地方,穿着丝袜,其他地方和护士的衣服一模一样。但妈妈显得特别的漂亮和说不出
的一种很愉悦的感觉,在两个微红脸蛋的衬托下,妈妈现在简直像女神一样漂亮,我忍不住想上前吻妈妈。


「漂亮吗?我让你妈妈穿,她还不愿意,嫌难看!」张叔叔询问着我的意见,可却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妈妈!


「赶紧弄吃的!饿了吧,小洁?」妈妈用似乎紧张的语气阻挡了我想回答的话,她好象很想摆脱这种情景。


于是三个人今天第二次坐在了长方形的餐桌上,只是张叔叔和妈妈一边,我一个人一边。


「这肉你爱吃吗?你吃的少,就吃好点,喜欢吃什么自己夹!」张叔叔热情的招待着我,「给,你尝这个,味
道不错就说出来。」接着又给妈妈夹了一块,只是招呼妈妈的话语有点奇怪。妈妈皱着眉吃了一口,然后叹了口气。
我觉得非常奇怪,即使不好吃,用得着要叹气吗,而且明显叹气的声音很有点颤抖这些吃的味道真的不错,我边吃
边喝着水,突然客厅「啪」的响了一下,我下意识的扭过去头想看看,可这一看让我心一下跳到了嗓子眼,厨房门
旁边放了一块我玩耍用的小镜子,从这块镜子里我看到了张叔叔的左手绕过来伸进了妈妈的裙子里在来回的摩擦,
妈妈穿着丝袜的腿也轻微的扭动着。我被这景象吓到了,傻傻地看着镜子里张叔叔的手不停在妈妈裙子里动着。


「吃啊,怎么了?」「噢,没事,在想那个机器人的图案画怎么样才好!」我也不知道哪冒出的这句话,搪塞
了张叔叔。


随即张叔叔无奈的笑了笑,转过脸对妈妈说:「现在的小孩,都只把玩记在心上,不像我,只记得自己喜欢的
东西!」张叔叔调戏式的语调惹的妈妈脸通红,虽然擦着粉底,可依然能觉得妈妈脸很烫。但我已基本了解张叔叔
说话的内容了。


我调整了下坐姿,边假装低头吃饭,边看着镜子里的一切,不知道什么时候,张叔叔已经把妈妈裙子的几颗扣
子揭开,露出妈妈雪白丰满的大腿,大腿的中间部位就是丝袜和肉的分界限,但丝袜颜色很薄,并看不出来多强烈
的颜色对比。


这使得妈妈的腿非常的性感。张叔叔的手就不停的来回摸着妈妈的大腿,或许是怕被我发现吧,动作并不是很
大,光看露在餐桌上的一段左胳膊,并不能发现张叔叔的动作。


张叔叔就这样在吃饭的掩护下,不停的摸着妈妈的腿,妈妈只是埋头吃着饭,什么也没说。


张叔叔的手慢慢伸进了裙子的更里面,我看不到他在干吗,只知道伸进了裙子的更里面在不停的动着,妈妈的
腿不安的扭动的更厉害了,呼吸也明显有了点变化。我想接着看接下来会怎样,突然妈妈很快的吃完了碗里的饭,
站了起来:


「小洁,你快点吃!」……在一顿平常的晚饭中,我看到了让我吃惊的一幕,可究竟是晚饭吃完了,我和张叔
叔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妈妈在收拾着饭碗,电视中的人物在可笑的动着,我脑子里却挥不去刚才的一幕。


叔叔是在妈妈收拾完后,坐了一会才离开的。「小洁,赶紧睡觉去,都十点多了还玩?开家长会的事我还和你
没说呢,先去睡觉吧!」妈妈催着正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我。没办法,谁让我没考好试呢,不情愿地关掉正在看的「
我猜我猜我猜猜猜」。


其实,我根本没有专心在看电视,今天看到的情景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而眼前的妈妈更是让我心神不定,穿
着护士装的妈妈是那么的漂亮迷人。


当我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正在回想今天的一切的时候,妈妈的手机响了。让我奇怪的是妈妈平时接电话都是很
随便的,可现在却清楚的听见妈妈走进了自己卧室,「啪」一声关上了门,而且,这么晚了会是谁的电话呢。我忍
不住好奇,光着脚,悄悄地又来到妈妈卧室门前。


「去死,不行,现在都几点了。小洁都睡觉了。」妈妈娇声娇气又有点不乐意的声音便再一起传进我的耳朵,
「不可能,改天可以吗。今天你够坏的了!」妈妈好象在拒绝着谁的某些请求。突然听见妈妈下床走动的声音,我
吓得赶紧跑进自己卧室。


在又一次躺在床上,想着今天的事情,慢慢地睡意就来了。正当我迷迷糊糊快要进梦乡的时候,突然听见开门
的声音。我赶紧起身仔细地听着,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


客厅传来妈妈和一个男人很小的声音,好象很熟悉,是张叔叔!我听见他们走进卧室,关上了门,怀着忐忑不
安的心情,我再一次将耳朵贴在了妈妈的卧室门上。


卧室里,传来熟悉的咀嚼东西的唾液声和妈妈的呻吟。这是第一次如此清晰地听见妈妈的这种奇怪的呻吟。我
发疯似地想窥探里面发生的一切,可我不是超人,根本没办法。忽然,脑子里一闪,妈妈一定不愿意让我知道张叔
叔会这么晚来我家……「妈!妈!」我恐惧地叫着,过了好一会妈妈才来到我房间。她虽然还穿着那护士装,可衣
衫不整,头发也很凌乱「怎么了!小洁,怎么了?」「我做了个噩梦,我怕!」我把自己演的很可怜,「我想跟妈
睡,我怕!」使劲浑身解数,终于眼泪流了下来。


妈妈抱着我,「好的,不怕,小洁不怕,妈妈在这呢!」妈妈抱了我一会,然后打开了我房间所有灯,「你等
等,妈妈去给你收拾被子铺床!」妈妈还想骗我!


……我终于躺在了妈妈的床上,旁边是香味扑鼻的妈妈的身体。但我知道,在这个房间,还有另一个人,张叔
叔。当初我迫切地只想进到这个房间来窥探这里发生的一切,可我忘了,我进来后有些事就不会发生了。很郁闷地
闭上眼睛,在不知不觉中,我已进入了梦乡。


「啊——」是妈妈的一声叫声将我吵醒的,虽然很小,可已经足够吵醒旁边睡着的我。虽然我还闭着眼睛,可
现在已经精神振奋,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我仔细地聆听着旁边的声音。


在沉寂了34分钟后,旁边清晰的传出张叔叔的声音,「你再不答应,再不答应我真将你的小白兔抓掉!」「
拜托不要,要把小洁吵醒了怎么办!求求你了,以后你还要玩那个我都答应你,可现在不要好不好!」妈妈紧张的
声音夹杂着一点点哭泣。


「不行,我的宝贝,不是我不珍惜你,爱你,只是在小洁面前和你弄,快感是无法言语的,你也不必伪装了!
你的反应自己也清楚,我们小点声,小洁睡这么熟,不会有事的,好吗!」话说完,就听见旁边传出咀嚼东西的唾
液声和妈妈很小的闷呻吟。我很慢很慢地将头转了个方向,想看清楚旁边的一切!


黑暗中,明显的两个身体是重叠的,被子被撑的很高很厚,只露出俩头,在重叠着不停地挨着相互小角度旋转。
而那声音,应该是俩人嘴巴相互「交换」唾液的声音吧,从声音可以听出,妈妈在下边,而张叔叔压在上面!


我怀着快要爆裂的心脏,继续关注着旁边的一切。张叔叔慢慢将头伸进了被子,然后就借着微弱的月影看到被
子不停地动作着!过了会,被子被慢慢地拉了上来,将妈妈的头也包裹了进去,然后里面又传出「交换」唾液的声
音和妈妈微弱的呻吟,但已明显小了很多。被子还在不停地动着。


我慢慢将头靠近了被子,妈妈的发香混着体味肆虐着!


「嗯!」被子中部在很大的动了一下的同时,传来妈妈很闷骚的鼻音和张叔叔用力的声音。随后,被子中部不
停地起伏,床也在微弱的摇晃,发出似乎节奏性的声音!


「你真美……好……好爽!你怎么……怎么这么香?」张叔叔吃力地说着间断的话,好象在努力的干着什么!
妈妈并没回答,只是喘着大气和小节奏变换着鼻音。我好想钻进被子里面,身体里传出奇怪的异样的感觉。


妈妈的双手慢慢把被子拉下了一点,露出头用眼睛瞧着我。可她又能看清楚什么呢,因为缝隙的原因,我清晰
听见里面有肉被小声撞击的声音,还有水还是液体被湮没的声音。妈妈时而粗重地发出奇怪的鼻音,时而小声闷骚
地呻吟着。


就在慢慢我适应这一切的时候,被子像个虎口一样将妈妈的头吞食了,里面传出大力的「交换」唾液的声音,
被子和床的响动也比刚才大好多!妈妈突然有了点反抗,可很清楚的通过声音知道又被张叔叔大力的镇压了,被子
不安的躁动着。


「你疯了……嗯……神经病,慢点!」妈妈明显嘴巴被堵着强行「交换」唾液,可仍努力的说完了这句话!


「快了……这感觉太舒服了……快了!你上来吧!」张叔叔吃力地运动着,可仍旧回应了,这句话说完后,被
子里不像以前那么和谐了,好象扭打似的躁动着,传出很小很小的说话声,也似乎不是说话声,只是通过鼻子和喉
咙,发出的「形象语」。


最终,被子的中部高高的耸起,好象有个人坐了起来,但依然顶着被子,由于中部的突起,两边短了,露出的
头明显不是妈妈的,传出的呼吸和呻吟也粗厚的多,中部的被子不停地起伏着,张叔叔好象很享受这一切。


在运动了45分钟后,张叔叔突然双手按住突起的被子的中部,一起身,一躺,我便听见有人裹着被子摔在地
上的声音,被子发出「砰」的一声,然后被子在地板上不停地摩擦着,我冒着要死的心情慢慢起了身,看见旁边俩
人在重叠的动着,但看不清楚,在嚣张的闷骚声和沉重的鼻音中,「啪啪」的声音回响在卧室,可只持续了12分
钟。


然后俩人又顶着被子回到了床上。过了会,被子被慢慢拉了下来,又露出重叠着的俩个头,依然「交换」着唾
液。


我是在很久以后又睡去的,在这之前,我心情无法平静……


【完】

上一篇:商界秘艳 下一篇:孟青龙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免责声明:本网站将逐步删除和规避程序自动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权影视。本站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请大家支持正版。